1. 打通任督二脉 > 丹道筑基 > 什么是丹道 >

道学文化的现代意义

  在新世纪,学术界关于文化问题的讨论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这是因为海内外华裔学者似乎有一个共识:中国要现代化,社会要发展.必须以文化为先导。那么,文化中的科学、哲学和宗教 之间的关系如何,世界文化发展的大趋势是什么?道学文化的现代意义及其发展前景?这些都成了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

  第一节世纪之交的科学、哲学和宗教

  “文化”是自然的人化,它本身是一个不易界定的复杂概 念,抛开政治、经济的层面不说,它至少还包括科学、哲学、宗教、文学艺术以及同民族性格及其价值体系密切相关的风俗习惯 等伦理学要素。文学艺术是异质文化之间相互交流的先驱,优秀 的文学艺术作品可以触动异族人的心弦,能被人类所共同鉴赏。风俗习惯则积淀在文化的底层,是社会伦理的载体,而且和宗教 的信仰密不可分,往往随着宗教的传播而扩散到异质文化中去。 科学、哲学和宗教是文化中的三大基本要素,它们代表着文化的不同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在中国,由于懦家的伦理观念也渗透 逬道教之中,中国的民俗基本上是属于道教的,道学并包括了科 学、哲学、宗教信仰的民族特色,因之鲁迅先生有“中国根柢全 在道教”之论.老子的道论成为中国料学、哲学、宗教、文学艺术及风俗习惯得以创生及发展的源头活水,这是不难理解的,道论能激发科学与文学艺术的创造精神,能给哲学以辩证思维和究 天人之际的恢宏气度,能深入人心、移风易俗为基层民众所信 仰,这同道家大慈大善、大诚大信的悲天悯人的信仰情怀密不可分。

  《老子》讲“孔禳之容,惟道是从尊道贵德,不弃人,不 弃物;使人求以得,有罪得免;常善救人,以百姓心为心:不善者亦善之,不信者亦信之;对道要敬畏,如冬渉川,若畏四邻, 俨兮若客,皆体现出宗教家的博大崇高之胸怀,故能为中国的哲 学家和科学家之忘我探索精神奠定下坚实的信念.因为一个民族的科学和哲学的发展、必须有一批科学家和哲学家去忘我探索, 这和儒生读经求官的人生动力不同,而是要以一种价值观和信念 为基石c自然界及科学技术体系本身并给不出人生意义和价值的判断,因为价值判断皆是以人为主体抉择的。人的主体作出价值 抉择,又须有一种信念,深信科学与哲学探索事业有价值,才肯 为之作出牺牲。这种信念,归根结底来源于对道的终极信仰。中国科学技术史上的发明创造,中国哲学史上诸家学说,说穿了, 都是古代科学家和哲学家对天地之道和人之道的忘我追求,他们 揭示道的奥秘的理性思维是建立在对道的本体存在之非理性的终极信仰之上的.在西方,近代科学和哲学的迅猛发展.其驱动力 亦来源于宇宙具有内在理性的信念,这些信念植根于基督教特别 是《旧约》创世观的传统,又受古希腊柏拉图哲学的孕育。爱因斯坦1940年在美国纽约举行的“科学、哲学与宗教大会”上说: “有科学而无宗教乃是跛足的科学,有宗教而无科学则是失明的 宗教。”对宇宙的宗教情感乃是近代科学家推进科学研究的最高 驱动力,开普勒与牛顿能够解开天体运行的奥秘,也是依赖对宇宙理性结构的信仰,依赖于要理解宇宙显示出的一点一滴的理性 的渴望。由此看来,宗教文化既是哲学也是科学的母体。

  中国的诸子百家学说都源于先民原始宗教的巫史文化,这是 不争的事实。原始巫术是人类童年阶段非理性思维活跃时期的产 物,它是不能和迷信划等号的,这种巫史文化包罗在道学之中,而中国的古代科学,又是从道学中孕育出来的.西方近代科学的 发展也源于宗教.科学史家W.C.丹皮尔就在《科学史及其与 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一书中探讨了科学、哲学、宗教三者之间的同…性:牛顿、开普勒那代科学家献身科学的动机来源于上帝创 世的宗教信念,他们相信匕帝创造的世界是有秩序的,因之行星 运动二定律发现后不去争发明权,而是首先给卜帝写赞美诗。日 本学者佐藤进教授也认为,“哈密顿最小作用量原理”是在基督 教教义的基础上产生的,而运动守恒定律是根据神的单一性原理推导出来的结论。

  在科学、哲学、宗教三者关系中,由于科学技术是第…生产 力,因而是最活跃的因素°它给哲学不断提供新问题,促使人们 世界观的转变,并迫使宗教退出地盘和更换教理休系匸科学家离不开哲学思想的指导,他们的创造思维也常常到宗教文化中寻找 灵感。宗教是对人生的终极关怀,它从非理性的角度满足人类情 感和信仰的需求,它的作用不是理性思维的科学和哲学所能取代的。有关人生和人类心灵的认识本来属于未来哲学和科学研究的 重点,却在关心濒死体验和心灵归宿的宗教母体中长期孕育着, 宗教徒的宗教体验和修道感受也为科学和哲学特别是心理学的研究提供了素材。由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当科学理论和 实验事实发生神突时,只能是修正理论以解释实验事实,而不能 否定事实而曲从理论。科学革命是以发现违犯旧理论范式的事实开端的,当自然科学叩开湘世纪之门吋,人们普遍相信牛顿、拉瓦锡等人奠定的科学大厦已经完美无缺,以后不会再有惊人的新发 现了o 1900年4月27日,英国物理学家凯尔文勋爵(即威廉* 汤姆逊)踌躇满志地宣称,物理学的天空已经明朗洁净了,只剩下两朵“乌云”,一朵“乌広”联系着迈克尔逊——莫雷实验, 另一朵“乌云”和麦克斯韦——玻尔兹曼能量均分学说有关。然 而,正是这两朵“乌云”在2。世纪酿成了一场空前的科学革命, 涎生了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学。人们知道,西方的思维方式是以形 式化的逻辑体系为基石的,因之数学便成了所有自然科学乃至社会科学(如经济学)的标准.能否数学化是判定一个学科是否发 展成熟的标志。在19世纪末,数学、逻辑工具也日益完善,亚 里士多德的演绎科学的理想似乎接近实现,人们期望着全部数学定理的形式化『然而,20世纪以来,哥德尔不完全定理证明在 形式体系中完备性和一致性不可得兼,由此打破了西方追求普遍 完美的逻辑形式化体系的迷梦匚在量子力学领域内,海森堡发现了测不准原理,使决定论的物理定律变为统计性的几率描述, “上帝也玩骰子”的事实使爰因斯坦陷入苦恼之中,爱因斯坦和维特根斯坦终于发现人类理性是有极限的,爱因斯坦推崇直觉在 科学发现中的作用,维特根斯坦认为对理性极限之外的东西就不 要用语言去描述它°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科学哲学的研 究进展,后现代思潮和非理性主义兴起,展开对神圣化了的理性统治和科学主义的批判。人类要科学,但不要对科学的迷信;人 类要理性,应不要被神圣化、违背人性的理性;唯科学主义和工 具理性万能的西方传统观念被两方有识之上所唾弃。这样,20 世纪与其说是科学的世纪,不如说是咨料学面前恢复人的尊严的世纪。

  中国的情形则不然,在沸世纪初中国的传统文化受到了真正的挑战,“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知识分子觉察到了维护家长制 宗法政治的儒家伦理纲常是阻碍社会进步的病根,提出了 “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尽管现在看来“五四”运动的先觉者倡导“全 盘西化”等反传统思潮失之过激,但他们高举“民主”与“科 学”的大旗(当时时民主和科学的理解也很肤浅)真正抓住了改 造中国传统文化的关键,因为离开民主与科学便无法使中国现代化c而后,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和共产主义的理想激起千百万中国青年的热情,使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得以成功匚2()世纪60年代的 “文化大革命”将“五四”以来的反传统思潮推向极端,却导致 “现代迷信”和封建宗法思想的复辟,受到历史辩证法的惩罚。 “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人们又呼唤“民主”和“法治”的口号,“商品经济”和“人权”的观念也逐渐被人们理解。尽管眼 下人们对“民主”、“法治”、“人权”的内容还有不同解释,但鉴 于“文革”以来不少人生命安全、人格尊严被任意践踏的历史教 训,人们是不会拒绝将这些珍贵的文化要素融入自己的民族文明之中的。

  20世纪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及“文化大革命”而得到 经验教训,中国的思想家和学者们应该学会对自己的文化包括科 学、哲学和宗教逬行冷静的反思匸由于上半个世纪中华民族以救 亡图存为主题,因之“五四”运动也以救亡为主,新文化运动的任务并没有完成。然而却由此引进了西方的科学利哲学,中华民 族的古代科学思想和儒、道、释互补的哲学传统因之中断°在哲 学K,外来思想必须植根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土壤中才能成活,这是历史规律.20世纪中国思想界那些激烈的“反传统” 的思想家们,实际上他们的思想都没能真正脱离中国传统文化的窠臼,这是颇耐人寻味的c马克思主义学说为什么能在中国知识 分孑中引起巨大共鸣且站住脚,其文化背景疝内部机制是什么? 这是一个值得继续认真研究的学术课题,人们至少可以看到,中国传统攵化中存在着接引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思想要素。例如古代 “天下为公”的大同思想和共产主义的理想有相近之处;历代农民战争的思想资料可以鼓舞“反剥削”、“反压迫”、“打土豪、分 田地”的阶级斗争;老子的道家哲学使人们对丰富的辩证法思想似曾相识,当然,外来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也必然会受到中国传统 思想特别是儒家、法家、道家思想的比附和融汇,在这方面我们 只要研读一下《毛泽东选集》和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就清楚了c至于社会主义的革命实践也无法根绝数F年的封建宗法 家长制意识的影响,这也是毋庸讳言的。

  近年来不少中外学者发现,道学的思想对引进先进的西方文 化要素,克服现代两方文化的弊端更有用处,在信息发达的现代社会里,地球变小了,各民族人们之间的距离变近了,随着中西 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道学文化的现代意 义.在科学上,対中国的大多数民众来说,说接受西方科学思想不如说接受西方的科学启蒙主义思想更确切一些。20世纪以来 中国亦歩亦趋地照搬了西方的现代科学以及3世纪之前的科学 迷信,广大民众对于科技促使人类最终进步并造福人类这种启蒙主义者制造的神话仍然深信不疑,而对工具理性万能的思想会给 自己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却没有根本的反省,缺少西方后现代思潮 那种对科学主义的批判意识。在宗教上,中国的思想家还一宜缺少睿智的反思,多数民众则被导入意识形态的误区'因为中国是 一个有着君权至上政治传统的国家,需要争民权而抑君权】没有 西方中世纪神权至上的宗教传统,因之不能正确理解西方文艺复兴时期争人权而抑神权的文化背景,由于“中国社会从来没有像 西方社会那样把人类生存的最终价值建立在宗教的根基上”,没有看到西方社会人类生存的权利意识是“基督教文明的产物”, 反而对启蒙主义者出于抑制神权的需要对人权等价值观的“世俗 化解释”觉得很合“口味、①特别是我国由于长期受前苏联反宗教、无神论宣传的影响,学术界对宗教的文化功能认识不足, 务数人缺少宗教学的知识,错误地把宗教等同于迷信活动,误认 为反迷信就要反宗教“有的学者至今还坚持西方启蒙思想家的观 点,认为宗教信仰是愚昧落后,是“傻子谓到骗子L他们把宗 教同科学、哲学对寸一起来,忽视三者在文化起源及发展中的依存关系。
       在这方面,唐逸教授的论述可谓振聋发職。他说:“现代世界是文化多元的世界,然而容许不同文化信仰平等共存的前提是什 么?仍然是信仰自由,信仰乃是关乎一个人的全人格全经验的内 心最深处的愿望与抉择,也是一切人类价值的终极依据。或債理判顔皋厶卽根季目申.惟其人是价值抉择的主体,人方直盲扇 希未曇争鼠,便在于此,如果一个社会不尊重人的价值 主体性,则对人的専严之践踏可以没有止境,勿论怎样践踏亦可以振振有辞.如有理焉:也惟其信仰为价值的依据,故多元文化 价值平等共存的前提,便是信仰自由『’“社会之存在,需要最低 限度的意识形态,即多数人的共识,多数个人的信念之可公约部分,成为-种传统,方有法治的可能,因此,法治的基础.也是 价值信念匸如果社会没有这内在的理性秩序,即使有完备的法制,也不可能有目觉认真的遵守,也就没有法治。故法律既以信仰自 由为前提,又要调节信仰,保证不同信仰有平等的权利,并通过 教育立法及实施,以促进社会对信仰的尊重及不同信仰的交流与理解“宗教组织是一种世俗权力,一如其他世俗权力,也应受… 般法律的制约,以保证公民的不同信仰自由广他还认为只有对无 限本体的终极信仰,“方能给人以统一于人格的完整价值,给人生 以根本的解决°” “以此之故,一切有限之物,一切可能误导无条 件信奉之物,皆不能承担人的信仰。人固可以将有限之物作为信仰的对象,但人类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信仰有限之物,皆有可怕 的后果。无条件地信仰圣人、领袖、教派、教义、主义、国家,皆曾产生残酷的压迫与流血。信仰科技,而科技造出毁灭人类的 武器,虽也有造福人类的成果,但究竟使用什么成果则不取决于 科技。信仰一切有限之物,皆可能导致狭監的情绪冲动、偏见、迷信乃至仇恨。而信仰那不涵历史规定性和局部利益的终极本体, 则提供宇宙观点,来观照人类价值,既对有限之物持理性批评的 态度,又对同类同胞生出油然的悲悯,以最宽容最谦卑的心情来 .构建人生价值,以最深沉最谨敬的态度省察自身的过失。这并不 是说,终极信仰在逻辑上导致此种态度。而是说,前者为后者提 供一种可能,-种开放,…种心灵的倾向而已」“然而本体信仰 毕竟提供一种土壤,对终极信仰和未来科学同等开放。一个社会 有无这土壤,于该社会的生存质量实有莫大关系。
道学的现代化意义

  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汲取了西方的科学和哲学,但买橈还珠式地拒斥了基督教文化的信仰情怀,而这种信仰情怀却 是我们的民族走向现代社会所必备的,因之引进的是i种不完全 的西方文化。这样不仅造成在科学思想上比西方社会慢半拍,而 且在宗教学的认识上缺乏高度和广度,陷人信仰有限之物的怪圈之中,中国历史上之暴君残忍荒淫.礼教之“杀人如草不闻声”, 近世军阀割据、政治斗争之残酷惨烈,社会上缺少悲天悯人之信仰情怀,当权者肆无忌惮,搞得冤狱遍地,家破人亡,造下无边 恶业,皆与信仰有限之物有关.对无限本体的信仰为宗教之根本 特征,而信仰有限之物实为迷信,信仰对象不同判明了宗教和迷信的分界线。而今我国思想界尚对此缺乏认识,分不清迷信与宗 教之真伪,反而使真正的宗教信仰屡遭撰斥。过去我国的宗教学 研究一直时紧时松地受到批判封建迷信政治运动的冲击。从20 世纪釦年代后期中国大地泛起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狂想,到“文化大革命”十年的政治动乱,《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被 否定,宗教文化被斥为封建迷信,宗教学的研究被划为禁区,不 仅宗教界爱国人士深受其害,而且连马克思主义的宗教学者也不遑宁处G社会实践证明那种认定宗教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反动、落后意识形态,企图依靠行政命令或其他强制手段一举消灭 宗教的想法和做法,是背离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 的,是完全错误的和非常有害的。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没有实事求是的宗教学理论研究作指导,在“文化大革命”以后民众 的宗教意识复苏的背景下,必然出现某些和信仰情结相关的复杂社会现实问题匸中国几千年来儒家政教合-的传统不仅同政教分 离的现代社会不相容,而且往往在宗教狂热中掺杂进政治因素, 成为造成社会动乱的隐患。宗教问题往往和民族问题纠缠在一 起'历史上民众的宗教信仰渠道被堵塞必然导致“邪教”丛生, “妖言”流传,民心沸动,而宗教革命的出现往往又催发社会革 命,这说明宗教是关乎国家长治久安的大事。道教是惟一 土生土 长的整个中华民族的宗教,又有政教分离的特色,但不改革是没法顶替酉方基督教的功能的,我们应对民众的宗教信仰需求予以 高度重视,理顺有关宗教的政策,使宗教信仰成为公民个人的私 事,改革宗教以适应现代化的进程。

  现在我们即将叩开21世纪的大门,新世纪的科学'哲学和宗教呈何特色,新的科学革命的前景又如何呢?

  根据汤浅光朝的分析,世界科学中心从意大利相继转移到英 国、法国、德国,1尖{)年美国成了世界的科学中心.21世纪能 否转移到世界的东方,这要看东方国家能否具备科学中心的条件“从科学方法论上看,西方文化还原论的分析方法面临革新, 将被东西方结合的辩证的有机整体观所取代。本世纪发展的量予 场论、系统科学、自组织论、耗散结构、协同学,混沌学、分维学等为研窕复杂巨系统提供了工具,实际上是东西方科学思想在方法论上的结合。西方辉煌的科学技术并未穷尽宇宙的奥秘,东 方民族的智慧照样可以发现真理。我们决不能满足于现有的科学理论,而拒绝接受未知世界无法用旧理论范式解释的事实。现代 科学对宏观和微观的物质世界都有了较为明确的认识,而对于人 自身,对于人的大脑,对于生命和意识的本质,对于人的心灵活动却所知甚少,当代科学在这些领域还被一片“乌云”笼罩着, 许多生命现象和心灵潜能的效应因为和旧理论范式有冲突在学术界引起一次次争议。按照科学发展的规律,可以断言21世纪的 带头学科将是生命科学,特别是脑科学、人体生命科学、心理学、心身医学等生命和认知科学领域会获得突破性的进展&与此 相应,”世纪的哲学和宗教也将以人为主体展开,宗教学的研究将成为学术界的热点,这是世界文化运动的大趋势。

来源:打通任督二脉方法-如何打通任督二脉_怎么样打通全身的经络,原文链接:https://www.chengkun313.com/smszqyxf/176.html  欢迎分享,谢谢。咨询报名电话:13721649514(微信同号)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721649514

工作日:6:30-24:00,欢迎咨询报名

微信咨询